王合良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概述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王合良,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等功臣王合良(1929—1991),男,四川三台县断石乡人,1929年出生,1951年参加革命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五军第二十九师第八十七团第五连战士;
1952年11月4日,上甘岭战役中,他所在班反击537. 7高地北山一个阵地,战斗中,他因负重伤双目失明,什么也看不见,他一面呼叫着联络,一面往前爬,忽听到副班长薛志高叫他,原来薛的右腿被打断无法行动,经两人商量,他就背起薛志高,薛给他指路继续前进,坚持战斗;后立特等功,获二级英雄称号; [1]  王合良转业后先后在青海省某劳改农场、三台县民政局工作,曾任四川省第一届人大代表
1991年因病去世;他所在团荣誉室记载了这个“眼睛被打瞎的战士背着腿被炸断的战士坚持战斗”的感人事迹。
中文名
王合良
国    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四川省三台县断石乡
出生日期
1929
逝世日期
1991
信    仰
共产主义
主要成就
参加朝鲜战争,荣立特等功
获“二级英雄”称号
职    务
原四川三台民政局优抚股干部

王合良参军入伍

编辑
王合良,1929年出身于四川三台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幼年丧母,家境贫寒,一家人全靠父亲给地主做工维持生计 [2] 
1949年12月三台解放后,王合良家分得了田地,全家沉浸在翻身得解放的巨大喜悦之中;“跟着共产党,建设新中国”,王合良参加了民兵,当上了小队长;
1951年5月,朝鲜战争爆发已经一年,身为民兵队长的王合良,再也按捺不住自己报效祖国的迫切愿望,他踊跃报名参军,成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5军第29师第87团第5连的一名战士。
刚刚入伍的王合良,个头不高,身体瘦弱,部队安排他当通讯员,但他一心只想上前线,在战场上和敌人真刀真枪地干。在他的软磨硬泡下,部队领导只好把他放到班里。
在这里,他和其他战士一道开始了艰苦的训练。从出操跑步到使用枪械,从挖坑道到负重拉练。每天,除了背上武器装备外,还要随身携带二三十斤的给养物资跑步。个小体弱的王合良虽然感到很累,但心里却有使不完的劲。一个月的短暂集训结束,1951年7月,王合良随部队从安东跨过鸭绿江,奔赴朝鲜前线。 [3] 

王合良征战朝鲜

编辑
战火中的朝鲜断垣残壁满目苍夷。空气中弥漫着战火的硝烟以及物体烧焦的刺鼻气味,看不到一座完整的房子,见不到一个冒烟的烟囱。这时的朝鲜,又爆发洪水,路被冲垮,桥被飞机炸断,后勤补给跟不上,朝鲜人民和部队都面临着粮荒的艰难局面。
为了给朝鲜老百姓省点口粮,部队每天只开两顿饭。粮食不够,就挖野菜;没有水喝,就喝地沟的积水。在这里,他看到了老百姓没有房子住,看到几十岁的老奶奶没有饭吃,看到为他们送野菜的朝鲜儿童突然被流弹炸得尸骨无存。惨烈的战争场景,使王合良的心灵受到极大震撼,也进一步坚定了他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信念。
进入朝鲜后的一年时间里,王合良学会了使用重机枪迫击炮等重型武器,还掌握了部分美械武器的使用方法。
1952年3月,王合良随部开赴平康前线,执行防御作战任务。白天,他和战友们修筑工事挖坑道;晚上,就出去夜袭和狙击敌人。经常不是带几个俘虏回来,就是弄几样武器回来。有时候一去就好几天,吃的是雪水拌炒面,晚上整夜整夜潜伏在雪地里。回来后,照样挖坑道、修堑壕。最累的时候,站着就可以睡觉。在异常艰苦的环境里,王合良在战斗中学习战争,在战争中逐步成长为一名坚定的志愿军步兵战士。 [3] 

王合良上甘岭上

编辑
1952年10月,联合国军为扭转在朝鲜战场的被动局面,于14日发动了以上甘岭地区为主要进攻目标的“金化攻势”。上甘岭是志愿军中部朝鲜战略要点五圣山的前沿阵地,其左侧是537.7高地北山,右侧是597.9高地。如果敌人一旦夺取了这两个高地,就可以进到平康平原发挥其机械化作战优势,从而进一步进攻志愿军所坚守的平康、金城以北地区,以此改善“联合国军”在金化地区的防御态势。因此,上甘岭两个高地成为敌我双方争夺的焦点。从10月14日起,在3.7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区,一场异常残酷惨烈的战役打响了。为了打赢这场防御战,王合良所在15军29师接到命令后立即开赴战场。
战斗一开始,敌人集中300多门大炮,向我十五军阵地连续实施两天火力突击,紧接着数百架飞机不间断轮番轰炸。炸弹像暴雨一样倾泻下来,炮声震耳欲聋,上甘岭烟雾腾腾,碎石横飞。10月14日至19日,敌我双方对 537.7高地北山和597.9高地进行了反复的争夺与反争夺,几易其手。20日,敌人在强大火力配合下,占领了除597.9高地西北3个阵地之外的全部表面阵地,我军前沿部队全部退入坑道。21日之后,敌人以各种手段围攻志愿军坑道部队,一面重新调整军队部署继续实施进攻。
转入坑道战后,战斗更加艰苦,更加困难。有的坑道被炸塌,有的坑道口被堵塞,加上敌人封锁坑道,缺粮、缺水,空气污浊,氧气不足,处境极其艰难。但是,战士们个个不畏困难,始终保持着坚守坑道、夺回阵地的坚定信念。没有水,就喝自己尿。当尿也没有了,就用舌尖去舔湿润的岩石,或者伏在地上吸几口凉气。即使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他们还依托坑道,广泛开展冷枪冷炮狙击活动,积极主动地打击表面阵地的敌人,粉碎敌人对坑道的封锁围攻。王合良个子小,不易暴露,就经常趁夜出去搞小型出击,成为排里夜袭歼敌的神枪手
10月30日晚22时,志愿军决定性反击战开始了,王合良所在连参加了反击537.7高地北山的战斗,他所在班参加了突击排,王合良担任战斗小组组长。战斗持续到11月4日,突击排兵分三路又一次向537.7高地北山发起冲击。敌人拼命往下扔手榴弹,用机枪疯狂扫射。手榴弹在四周爆炸,子弹在头顶呼啸。王合良带着战斗小组,在密集的火力网中左冲右突,机敏地向前突击。这时,10多颗手榴弹突然在他们周围爆炸,一个组员牺牲,一个负伤,王合良的左眼也被炸伤,眼球吊在了眼框外边,晃来晃去。王合良用手一扯,痛得钻心。被血糊住双眼的王合良,只能模糊看点东西,他呼叫他的组员,却没有回应。这时,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在叫他,听口音是他们副班长薜志高。他摸索着爬过去问他怎么样,薜志高说他的腿打断了不能走了。王合良一摸他的腿,是软的,只剩下一点皮还连着,还听见血在汩汩地流。他赶紧用身上的急救包帮他包扎了,血才止住。
王合良说:“班副,我先背你下去,我再上去给你报仇”。
薜志高说:“那不行,我就是剩下一口气也要上去跟狗日的拼到底!”
“好!你先别急,眼球晃来晃去真碍事,我先把眼睛处理一下,等会咱们一起上去拼了!”王合良从一个牺牲的同志身上摸到一个急救包,把眼睛包扎起来,眼球这才不晃荡了。他对薜志高说:“班副,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眼睛看不清,我来背你,你眼睛好使唤,碰上敌人就打他狗日的,没有我们就往山上冲,死也要死在上边”。薜志高激动地说:“王合良,好同志!好兄弟!我谢谢你,我们就这样干!”
王合良把他背到山头上,一路上没有敌人也没有自己人,山上的草木早就被炸了个精光,连坚硬的岩石都变成了黑色的粉末,从前挖的交通沟也被炸平了,土就象深耕了几十遍一样,全是虚土。王合良看没有地方掩护薜志高,只好从周围拉过来一些“李承晚”的尸体垒了个半人高的“围墙”把他围起来。薜志高的子弹早就打完了,只剩下两根爆破筒和两个手雷。王合良又到处爬着从牺牲同志身上摸来一些子弹和手榴弹给他,还乐呵呵地说“班副,平时你指挥我,现在我指挥你。你现在别动,我再往前去看看还有没有我们的同志。”在极其残酷惨烈的战斗中,我们的战士,这些最可爱的人,用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直面了严峻的生死考验,正是这种大无畏,支撑了每个志愿军战士心中必胜的信念!
王合良一边爬一边喊,这才知道,他们的同志还有6个人,连长和一个步谈机员还守在前边一个阵地上。他又爬回来告诉薜志高,他还在那里坐着,所有的手榴弹盖都已经拧开。王合良大声地问他话,可他半天才回一句,看来他的耳朵也被震聋了。王合良让他别动,自己又往前边爬。
刚爬出没多远,就听见有人在讲话,但又听不懂。这时他的眼睛还能模模糊糊看点近处的东西,眼前一个接着一个的人在动,是敌人!他毫不犹豫,一根爆破筒就丢过去。这时,薜志高那边的转盘枪也响了起来,看样子敌人不止一路。王合良手里的东西很快丢光了,就满地乱摸,摸着一个能炸的东西就扔,摸着一个转盘枪的弹盘卡上就打。两人配合着,顽强地反击着敌人的反扑。敌人越来越多,弹药越来越少。这时,王合良突然听到身后一声爆炸,他赶紧爬过去摸薛志高,结果摸不到人;他大声喊,没有人回应;四周散落的是 “李承晚”的尸体……原来,当敌人扑上来时,薛志高拉响了仅剩下的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了!
这时的王合良,精疲力竭,根本站不起来,只好斜靠在山坡上。弹药也只剩下两个弹盘,他卡上了一个,压在腿下,心想敌人要上来了,拼了便是。周围的脚步声越来越杂,外国话吵吵嚷嚷的声音越来越大,接着就有人把他的手拉了一下,大概是看戴没戴表。王合良没理他,枪就压在大腿下边,他心里想着:你们挤成堆了最好,我一次就能赚不少。他影影绰绰看见敌人坐在了一起,然后从大腿下把枪一抽就开了火,只听得敌人一阵乱嚷,一会儿又平静下来了,但他也很快昏迷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就听连长喊:王小鬼,王小鬼,你还在么?王合良恢复了点意识,说,还在哩,连长你怎么样?连长说我没什么关系,就是一只手只剩一点皮连着了。又听到连长喊了一声:赶紧把王小鬼送走……
一个星期后,王合良苏醒过来。当人们问他,你眼睛都瞎了难道不痛,为什么还要打?他说,如果这场战争要是摆在我们祖国,我们祖国不也得跟朝鲜一样?我们的母亲也同样没有房子住,儿童不也一样被炸得尸骨无存?我的战友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他们是志愿军,我也是,要死,也要死在阵地上! [3] 

王合良归国之后

编辑
后来,王合良组织的关心下,他被送回国治疗,右眼恢复了一点视力(眼窝附近还有个弹片没取出来),左眼装了个假眼球。
1953年底,他回到四川老家,住荣军学校学习文化;1954年,当选四川省第一届人大代表;同年,三台县人民政府为他送去了“特等功臣”牌匾。
王合良工农速成中学毕业后,他被安置在青海省某劳改农场任管教干部,后又回到三台,在三台县民政局优抚股工作,直至80年代退休 [3]  1991年去世,享年62岁。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军事人物 人物